很污的软件不要钱

未分类

印书的事情早就交给了老管家杨海,当时还给了五百两银子做为基础,最终经过运作,实体书果然就印了出来。因为造价太高的原因,第一次只是出了一百本而已,但让人想不到的是,就算是一本卖到了二十两银子,还是在半天这内销售一空。非旦如此,还有更多的人因为没有买到而有了意见。对此,决定在加印五百本。

可不管怎么说,随着实体书的出现,射雕的热潮多少淡了一些。虽然重复再讲一遍,依然可以吸引到不少的人,但能有新鲜货,谁又愿意去炒冷饭呢?

这就有了杨富前来相求的事情。

“哦?饭店的生意不好了吗?”杨晨东有些不理解的问着。就算没有了新故事可讲 ,但味精等物的作用依然是无法取代的,一样可以吸引到大批食客才对。

“不!饭店的生意依然很好,但相比于以前,提前三天订位子的人确是少了很多,未雨绸缪嘛,我这不也想生意更好一些吗?”杨富哪里敢撒谎。此时再不是当初杨晨东找他合作的时候,倘若现在人家要换人的话,怕是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相求呢。

杨富的态度很端正,自身的位置摆的也极低,甚至一直是一幅讨好的表情。杨晨东就笑了笑道:“好吧,难得富表兄想的如此长远。巧音,把我那新写的《小李飞刀》稿子拿过来。”

小李飞刀,出自一代大家古龙之手。讲述了小李探花李寻欢辞官后,与义兄龙啸云、青梅竹马林诗音之间的感情纠葛,与惊鸿仙子杨艳的悲伤之恋,与义弟阿飞的兄弟之情导致的一系列恩怨情仇。

所谓飞刀无情人有情,英雄难过美人关,多情自古空余恨。

这里面有太多的爱恨情仇描叙,相信一定会对很年轻人的胃口。

一听说果然有新书,杨富就来了精神,一双眼睛放着光彩,等着巧音刚拿着书稿走出来的时候,他就不顾身份的迎了上去,就差直接抢夺了。

“这一次让人讲慢一点,好故事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还有实体书我会晚些在发布,这段日子我会在杨家庄那里呆着,好好静静心,写出好书来。”看着杨富的表现,杨晨东呵呵笑了笑。

“好的,六表弟放心,书稿我会一点点的放,一定尽量多讲一些时日。没有了,我就安排人亲去杨家庄找你。”杨富拍着胸脯保证着。

娇滴滴妹子秀时尚春装明媚动人

“行,富表兄看着办就是。”杨晨东不想在这样的问题上多做纠缠。酒楼是为了赚钱所用,以支持他那庞大的开销。写书是为了提升名气而已。但最终一切还要靠硬实力才可以。这一点他的头脑一向非常的清楚。

杨富满意的走了。很快城中又掀起了小李飞刀的狂潮。不知道是谁很有商业头脑,弄了一些硬纸做的小刀,正好可以挂在身上,竟然一时间卖脱销了。如今大街上,时常可以看到不少的公子和少爷们都会在腰间的玉佩旁带着一个纸刀。

杨晨东当然不会学他们。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如今他手中可是有着很多的图纸,给人一种稀奇古怪之感,但若是有现代人看到的话,一定不会惊讶,因为那正是单双杠等普通的健身之物。当然,还有军人常见的四百米障碍之物。

“音儿,去把吴刚铁匠叫来。”

吴刚一直负责在研究着十字钢、弩,就在昨天晚上,新研制出来的第一个随身十字、弩已经做好。有了第一个自然就好办了,接下来只需要继续的扩大生产就是。而叫对方来正是为了制作单双杠。像是这样的东西有图就好办,根本不需要什么科技含量。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到了说好的半月之期,一早上,他就带着巧音座着马车向着城外杨家庄而去。在他们身后,是还有数辆马车,里面装着做好的训练模具。

杨家庄的树林之旁,此刻四十人队伍分四列整齐的站着。等着杨晨东走下马车的时候,教官虎芒就大步的跑了过来,尔后立定,很是像模像样的汇报着,“报告少爷,参加训练的四十人全数到位,请您检查。”

“好。”杨晨东点了下头,举步来到了四十人的正前方。“听口令,稍息,立正。”

“全体都有,向右转,齐步走…”

“跑步走…”

“齐步走…正步走…”

一番的检阅下,四十人动作整齐划一,虽然有时候会有人有一点小瑕疵,但只是半个月的训练,成绩已经算是不错了。

“很好,你们很优秀的完成了第一个科目的训练。所以本少爷宣布,今天晚上加餐,饭、肉管够。”

“欧!”一阵阵的欢呼之声传出。在之前的时候,四十个人的确还很担心,能不能通过杨晨东的检查,现在这悬着的心落了地,大家自然都高兴着。

“好,在此之前,我们先要把一些东西架好,这将是你们以后的训练工具。”

命令下达,在没有人有丝毫的犹豫,都跑向了身后的马车,将那里的工具一一搬了出来,搬向着树林中刚刚开阔不久的一个十亩空地,早在之前,他就安排人在这里修了一排的简单宿舍,好在福建的气候这个时候很不错。

这里即将成为以后一段时间他们的训练场。一旦通过考验,最终这些人将会成为种子,成为骨士,甚至成为扬名天下的将军也未可知。

人多力量大,单双杠很快按规格埋好,比较麻烦的是四百米障碍的一些工具,好在有杨晨东的指挥到了晚上天快黑前也给安排了差不多。

到了晚上,果然大批准备好的肉、菜送进了树林内的大帐之中,加上了味精等调味的食物自然是美味异常,大家都吃的肚皮鼓胀,然后除了两个负责值夜戒备的,其它人都休息去了,巧音也一早就把少爷的床褥铺好。

杨晨东并没有马上安睡,而是叫来了虎芒,问起了大家的表现,当得知所有人都很积极的时候,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都是好苗子,是应该好好的培养一下,这样,你今天晚上在和本少爷一起辛苦一下…”

月亮高悬,映照在大地上就像是盖了一层银莎一般。两道黑影有如灵猴一般的行动了,入营房有如入无人之境,只是一刻钟的时间,两人重新的相聚,在相互点头之后,尖锐的哨声猛然响起,在寂静的夜晚尤其显得是那般的刺耳。

“嘟嘟嘟嘟…”哨声响起的时候,还有很多人依然沉浸在梦乡之中,甚至还有人在嘎巴着嘴,似乎在回味着晚上所吃的美食一般。直到有人突然大声的喊着,“集合,紧急集合。”

声音突兀而紧张,听到了喊声的众人这才感觉到事态的严重,一个个是急忙的起身开始穿衣,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之后,叫骂声突起,“娘的,谁看到老子的鞋子了?”

“混蛋,是哪个王八蛋把老子鞋子穿走了,让我抓住,非打他个屁股开花不可。”

“快点集合,速度,快!”营房之外,虎芒的声音一道接着一道响起,有如催命符一般。

半个月的训练下来,让大家都习惯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军令下达之时,倘若是有谁没有按时完成的话,将会受到非人的体罚。谁都不想受到惩罚,便一个个光着脚跑了出来。

包括站岗的两人,一共四十个人分成了四列站在月光之下的操场上。“突!”火把突然被点亮,一个接着一个燃起,很快将这里照的有如白昼一般。也让大家彼此的直到了对方,一时间哈哈大笑之声不绝于耳。

着急出来的众人,那当真是丑态百出。有的衣服扣子系错的、有裤子穿反的、甚至还有直接就是穿了旁人的衣服,使得还有些人为此而光着膀子。

众人正自嘻笑的时候,杨晨东在虎芒的护卫下走到了队伍的正前方,当大家看到那张严肃无比的脸庞时,所有人都连忙的闭上了嘴巴,更有些人干脆将头低了下来,似乎不想让六少爷看到他们如此狼狈的一面。

突然间整个操场都安静了下来,彼此可以听到相互的呼吸声时,杨晨东的声音也于这一刻响起。“你们让我很失望!”

一句开场白,瞬间就让气氛变得冰冷了下来。

“看看你们,都是自称英雄好汉,都是目中无人,都是以为天老大,地老二,自己老三的。可不过是一个紧急集合,就把你们给搞成了什么样子?衣襟不整,还好意思取笑别人吗?我都替你们脸红?”

“今天晚上,你们的虎芒队长和我说,你们近期表现的不错,本少爷为此还高兴了一番,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这样,你们在欺骗我。”

面对着杨晨东的质问,大家很想说没有,很想说半个月来,他们一直在努力的训练。可是一想到现在的表现,确又没有谁能够去驳斥什么。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