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那个app是什么安卓系统

未分类

【 .】,精彩免费!

仿佛有什么破碎了,

“说。”

这么多年的兄弟,有些事情,早就形成默契了。

玄烨再不说话,依然很平稳的呼吸,只是在起伏间变得很沉很沉。

蓦然,整个狭小的车厢里都仿佛被一场罕见的深冬侵袭,空气里的凉意竟生生刺骨,如渗透进了血液里一般。

……

一个字,从电话另一端无比清晰的传过来,宛如一条嗜着剧毒的毒蛇,比当年在老挝雨林里的那群毒蛇蛇群还要残忍厉害,就在他心口的位置上狠狠深咬了一口。

浑身都跟着剧烈一颤。

捏着手机的手甚至攥紧到手背上一根根青筋浮突,好像下一秒就要将手机生生捏爆了似的。

电话两端的静默,越来越浓凉。

一直到电话里沉沉的呼吸突然顿住,玄烨抬手捏了捏微蹙着的眉心,如黑渊般的寒眸里那片疲惫的神色更重。

深深回忆的纯真少女

这么多年都等了,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候,他竟还是觉得有些难堪,眸底浮上几分不耐烦,薄唇微启,

“如果要和我说……”

“烨大大,黎巴嫩那边事情谈完了,去休斯顿的时候叫我一起呗!”就在玄烨开口说话的瞬间,那道无比欢快的声音直接插进来打断了。

笑嘻嘻的撒娇语气听得一清二楚,都能想象出那张万年风骚的妖精脸有多狗腿谄媚。

玄烨却骤然脸色一顿,丝毫没有被电话里的嗷嗷呼声给取悦,蹙着的眉头却更深更紧,有些……错愕。

小三子他……

……

玄非还在自顾自的碎碎念,

“休斯顿那边本来就是我负责的嘛,之前在岛上的时候我就被全家人给深深的鄙视了,我得挽回我作为黑手党教父的尊严地位和英雄形象啊啊。”

要是搁平常,听到小三子这么叽叽喳喳的热闹嚷声,他一定会忍不住抿起嘴角。

“就和我说这些?”玄烨却喉结猛动,开口间的音色阴沉如霜。

玄非隔着电话使劲捣蒜似的点脑袋,

“嗯啦,小弟听凭大神差遣,时刻准备着!”

“……”玄烨又是一顿,突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更不知道电话里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还以为小三子会和他说清楚,也就是最直截了当的……拒绝。

不对,不是以为,是实际上玄非就是这样打算的,在他说有事要和他说的时候,可是为什么突然就改口了?

……

忽然间,胸腔里缓缓的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把他所有的帝王狂傲都打击了,甚至是……难堪的,挫败的。

小三子又装逃兵了。

玄烨心头一窒,仿佛被一只无形的魔爪死死捏紧,他抿着嘴角,苦涩的笑了笑,任眼角的凉意不尽蔓延。

“哥……”电话里的男人又弱弱的喊了一声。

就像那年他背在他的后背上,脑袋抵着肩窝里喊他一样,俨然一个还没长大撒娇要人疼的男孩。

玄烨偏了偏头,眼角扫向已经停下车的车窗外,华丽的霓灯大厦在这座充斥着动荡的城市显得格外刺眼。

一瞬,眸光凌厉。

“再说。” 【 .】,精彩免费!

仿佛有什么破碎了,

“说。”

这么多年的兄弟,有些事情,早就形成默契了。

玄烨再不说话,依然很平稳的呼吸,只是在起伏间变得很沉很沉。

蓦然,整个狭小的车厢里都仿佛被一场罕见的深冬侵袭,空气里的凉意竟生生刺骨,如渗透进了血液里一般。

……

一个字,从电话另一端无比清晰的传过来,宛如一条嗜着剧毒的毒蛇,比当年在老挝雨林里的那群毒蛇蛇群还要残忍厉害,就在他心口的位置上狠狠深咬了一口。

浑身都跟着剧烈一颤。

捏着手机的手甚至攥紧到手背上一根根青筋浮突,好像下一秒就要将手机生生捏爆了似的。

电话两端的静默,越来越浓凉。

一直到电话里沉沉的呼吸突然顿住,玄烨抬手捏了捏微蹙着的眉心,如黑渊般的寒眸里那片疲惫的神色更重。

这么多年都等了,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候,他竟还是觉得有些难堪,眸底浮上几分不耐烦,薄唇微启,

“如果要和我说……”

“烨大大,黎巴嫩那边事情谈完了,去休斯顿的时候叫我一起呗!”就在玄烨开口说话的瞬间,那道无比欢快的声音直接插进来打断了。

笑嘻嘻的撒娇语气听得一清二楚,都能想象出那张万年风骚的妖精脸有多狗腿谄媚。

玄烨却骤然脸色一顿,丝毫没有被电话里的嗷嗷呼声给取悦,蹙着的眉头却更深更紧,有些……错愕。

小三子他……

……

玄非还在自顾自的碎碎念,

“休斯顿那边本来就是我负责的嘛,之前在岛上的时候我就被全家人给深深的鄙视了,我得挽回我作为黑手党教父的尊严地位和英雄形象啊啊。”

要是搁平常,听到小三子这么叽叽喳喳的热闹嚷声,他一定会忍不住抿起嘴角。

“就和我说这些?”玄烨却喉结猛动,开口间的音色阴沉如霜。

玄非隔着电话使劲捣蒜似的点脑袋,

“嗯啦,小弟听凭大神差遣,时刻准备着!”

“……”玄烨又是一顿,突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更不知道电话里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还以为小三子会和他说清楚,也就是最直截了当的……拒绝。

不对,不是以为,是实际上玄非就是这样打算的,在他说有事要和他说的时候,可是为什么突然就改口了?

……

忽然间,胸腔里缓缓的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把他所有的帝王狂傲都打击了,甚至是……难堪的,挫败的。

小三子又装逃兵了。

玄烨心头一窒,仿佛被一只无形的魔爪死死捏紧,他抿着嘴角,苦涩的笑了笑,任眼角的凉意不尽蔓延。

“哥……”电话里的男人又弱弱的喊了一声。

就像那年他背在他的后背上,脑袋抵着肩窝里喊他一样,俨然一个还没长大撒娇要人疼的男孩。

玄烨偏了偏头,眼角扫向已经停下车的车窗外,华丽的霓灯大厦在这座充斥着动荡的城市显得格外刺眼。

一瞬,眸光凌厉。

“再说。”

【 .】,精彩免费!

仿佛有什么破碎了,

“说。”

这么多年的兄弟,有些事情,早就形成默契了。

玄烨再不说话,依然很平稳的呼吸,只是在起伏间变得很沉很沉。

蓦然,整个狭小的车厢里都仿佛被一场罕见的深冬侵袭,空气里的凉意竟生生刺骨,如渗透进了血液里一般。

……

一个字,从电话另一端无比清晰的传过来,宛如一条嗜着剧毒的毒蛇,比当年在老挝雨林里的那群毒蛇蛇群还要残忍厉害,就在他心口的位置上狠狠深咬了一口。

浑身都跟着剧烈一颤。

捏着手机的手甚至攥紧到手背上一根根青筋浮突,好像下一秒就要将手机生生捏爆了似的。

电话两端的静默,越来越浓凉。

一直到电话里沉沉的呼吸突然顿住,玄烨抬手捏了捏微蹙着的眉心,如黑渊般的寒眸里那片疲惫的神色更重。

这么多年都等了,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候,他竟还是觉得有些难堪,眸底浮上几分不耐烦,薄唇微启,

“如果要和我说……”

“烨大大,黎巴嫩那边事情谈完了,去休斯顿的时候叫我一起呗!”就在玄烨开口说话的瞬间,那道无比欢快的声音直接插进来打断了。

笑嘻嘻的撒娇语气听得一清二楚,都能想象出那张万年风骚的妖精脸有多狗腿谄媚。

玄烨却骤然脸色一顿,丝毫没有被电话里的嗷嗷呼声给取悦,蹙着的眉头却更深更紧,有些……错愕。

小三子他……

……

玄非还在自顾自的碎碎念,

“休斯顿那边本来就是我负责的嘛,之前在岛上的时候我就被全家人给深深的鄙视了,我得挽回我作为黑手党教父的尊严地位和英雄形象啊啊。”

要是搁平常,听到小三子这么叽叽喳喳的热闹嚷声,他一定会忍不住抿起嘴角。

“就和我说这些?”玄烨却喉结猛动,开口间的音色阴沉如霜。

玄非隔着电话使劲捣蒜似的点脑袋,

“嗯啦,小弟听凭大神差遣,时刻准备着!”

“……”玄烨又是一顿,突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更不知道电话里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还以为小三子会和他说清楚,也就是最直截了当的……拒绝。

不对,不是以为,是实际上玄非就是这样打算的,在他说有事要和他说的时候,可是为什么突然就改口了?

……

忽然间,胸腔里缓缓的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把他所有的帝王狂傲都打击了,甚至是……难堪的,挫败的。

小三子又装逃兵了。

玄烨心头一窒,仿佛被一只无形的魔爪死死捏紧,他抿着嘴角,苦涩的笑了笑,任眼角的凉意不尽蔓延。

“哥……”电话里的男人又弱弱的喊了一声。

就像那年他背在他的后背上,脑袋抵着肩窝里喊他一样,俨然一个还没长大撒娇要人疼的男孩。

玄烨偏了偏头,眼角扫向已经停下车的车窗外,华丽的霓灯大厦在这座充斥着动荡的城市显得格外刺眼。

一瞬,眸光凌厉。

“再说。”

【 .】,精彩免费!

仿佛有什么破碎了,

“说。”

这么多年的兄弟,有些事情,早就形成默契了。

玄烨再不说话,依然很平稳的呼吸,只是在起伏间变得很沉很沉。

蓦然,整个狭小的车厢里都仿佛被一场罕见的深冬侵袭,空气里的凉意竟生生刺骨,如渗透进了血液里一般。

……

一个字,从电话另一端无比清晰的传过来,宛如一条嗜着剧毒的毒蛇,比当年在老挝雨林里的那群毒蛇蛇群还要残忍厉害,就在他心口的位置上狠狠深咬了一口。

浑身都跟着剧烈一颤。

捏着手机的手甚至攥紧到手背上一根根青筋浮突,好像下一秒就要将手机生生捏爆了似的。

电话两端的静默,越来越浓凉。

一直到电话里沉沉的呼吸突然顿住,玄烨抬手捏了捏微蹙着的眉心,如黑渊般的寒眸里那片疲惫的神色更重。

这么多年都等了,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候,他竟还是觉得有些难堪,眸底浮上几分不耐烦,薄唇微启,

“如果要和我说……”

“烨大大,黎巴嫩那边事情谈完了,去休斯顿的时候叫我一起呗!”就在玄烨开口说话的瞬间,那道无比欢快的声音直接插进来打断了。

笑嘻嘻的撒娇语气听得一清二楚,都能想象出那张万年风骚的妖精脸有多狗腿谄媚。

玄烨却骤然脸色一顿,丝毫没有被电话里的嗷嗷呼声给取悦,蹙着的眉头却更深更紧,有些……错愕。

小三子他……

……

玄非还在自顾自的碎碎念,

“休斯顿那边本来就是我负责的嘛,之前在岛上的时候我就被全家人给深深的鄙视了,我得挽回我作为黑手党教父的尊严地位和英雄形象啊啊。”

要是搁平常,听到小三子这么叽叽喳喳的热闹嚷声,他一定会忍不住抿起嘴角。

“就和我说这些?”玄烨却喉结猛动,开口间的音色阴沉如霜。

玄非隔着电话使劲捣蒜似的点脑袋,

“嗯啦,小弟听凭大神差遣,时刻准备着!”

“……”玄烨又是一顿,突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更不知道电话里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还以为小三子会和他说清楚,也就是最直截了当的……拒绝。

不对,不是以为,是实际上玄非就是这样打算的,在他说有事要和他说的时候,可是为什么突然就改口了?

……

忽然间,胸腔里缓缓的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把他所有的帝王狂傲都打击了,甚至是……难堪的,挫败的。

小三子又装逃兵了。

玄烨心头一窒,仿佛被一只无形的魔爪死死捏紧,他抿着嘴角,苦涩的笑了笑,任眼角的凉意不尽蔓延。

“哥……”电话里的男人又弱弱的喊了一声。

就像那年他背在他的后背上,脑袋抵着肩窝里喊他一样,俨然一个还没长大撒娇要人疼的男孩。

玄烨偏了偏头,眼角扫向已经停下车的车窗外,华丽的霓灯大厦在这座充斥着动荡的城市显得格外刺眼。

一瞬,眸光凌厉。

“再说。”

【 .】,精彩免费!

仿佛有什么破碎了,

“说。”

这么多年的兄弟,有些事情,早就形成默契了。

玄烨再不说话,依然很平稳的呼吸,只是在起伏间变得很沉很沉。

蓦然,整个狭小的车厢里都仿佛被一场罕见的深冬侵袭,空气里的凉意竟生生刺骨,如渗透进了血液里一般。

……

一个字,从电话另一端无比清晰的传过来,宛如一条嗜着剧毒的毒蛇,比当年在老挝雨林里的那群毒蛇蛇群还要残忍厉害,就在他心口的位置上狠狠深咬了一口。

浑身都跟着剧烈一颤。

捏着手机的手甚至攥紧到手背上一根根青筋浮突,好像下一秒就要将手机生生捏爆了似的。

电话两端的静默,越来越浓凉。

一直到电话里沉沉的呼吸突然顿住,玄烨抬手捏了捏微蹙着的眉心,如黑渊般的寒眸里那片疲惫的神色更重。

这么多年都等了,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候,他竟还是觉得有些难堪,眸底浮上几分不耐烦,薄唇微启,

“如果要和我说……”

“烨大大,黎巴嫩那边事情谈完了,去休斯顿的时候叫我一起呗!”就在玄烨开口说话的瞬间,那道无比欢快的声音直接插进来打断了。

笑嘻嘻的撒娇语气听得一清二楚,都能想象出那张万年风骚的妖精脸有多狗腿谄媚。

玄烨却骤然脸色一顿,丝毫没有被电话里的嗷嗷呼声给取悦,蹙着的眉头却更深更紧,有些……错愕。

小三子他……

……

玄非还在自顾自的碎碎念,

“休斯顿那边本来就是我负责的嘛,之前在岛上的时候我就被全家人给深深的鄙视了,我得挽回我作为黑手党教父的尊严地位和英雄形象啊啊。”

要是搁平常,听到小三子这么叽叽喳喳的热闹嚷声,他一定会忍不住抿起嘴角。

“就和我说这些?”玄烨却喉结猛动,开口间的音色阴沉如霜。

玄非隔着电话使劲捣蒜似的点脑袋,

“嗯啦,小弟听凭大神差遣,时刻准备着!”

“……”玄烨又是一顿,突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更不知道电话里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还以为小三子会和他说清楚,也就是最直截了当的……拒绝。

不对,不是以为,是实际上玄非就是这样打算的,在他说有事要和他说的时候,可是为什么突然就改口了?

……

忽然间,胸腔里缓缓的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把他所有的帝王狂傲都打击了,甚至是……难堪的,挫败的。

小三子又装逃兵了。

玄烨心头一窒,仿佛被一只无形的魔爪死死捏紧,他抿着嘴角,苦涩的笑了笑,任眼角的凉意不尽蔓延。

“哥……”电话里的男人又弱弱的喊了一声。

就像那年他背在他的后背上,脑袋抵着肩窝里喊他一样,俨然一个还没长大撒娇要人疼的男孩。

玄烨偏了偏头,眼角扫向已经停下车的车窗外,华丽的霓灯大厦在这座充斥着动荡的城市显得格外刺眼。

一瞬,眸光凌厉。

“再说。”

【 .】,精彩免费!

仿佛有什么破碎了,

“说。”

这么多年的兄弟,有些事情,早就形成默契了。

玄烨再不说话,依然很平稳的呼吸,只是在起伏间变得很沉很沉。

蓦然,整个狭小的车厢里都仿佛被一场罕见的深冬侵袭,空气里的凉意竟生生刺骨,如渗透进了血液里一般。

……

一个字,从电话另一端无比清晰的传过来,宛如一条嗜着剧毒的毒蛇,比当年在老挝雨林里的那群毒蛇蛇群还要残忍厉害,就在他心口的位置上狠狠深咬了一口。

浑身都跟着剧烈一颤。

捏着手机的手甚至攥紧到手背上一根根青筋浮突,好像下一秒就要将手机生生捏爆了似的。

电话两端的静默,越来越浓凉。

一直到电话里沉沉的呼吸突然顿住,玄烨抬手捏了捏微蹙着的眉心,如黑渊般的寒眸里那片疲惫的神色更重。

这么多年都等了,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候,他竟还是觉得有些难堪,眸底浮上几分不耐烦,薄唇微启,

“如果要和我说……”

“烨大大,黎巴嫩那边事情谈完了,去休斯顿的时候叫我一起呗!”就在玄烨开口说话的瞬间,那道无比欢快的声音直接插进来打断了。

笑嘻嘻的撒娇语气听得一清二楚,都能想象出那张万年风骚的妖精脸有多狗腿谄媚。

玄烨却骤然脸色一顿,丝毫没有被电话里的嗷嗷呼声给取悦,蹙着的眉头却更深更紧,有些……错愕。

小三子他……

……

玄非还在自顾自的碎碎念,

“休斯顿那边本来就是我负责的嘛,之前在岛上的时候我就被全家人给深深的鄙视了,我得挽回我作为黑手党教父的尊严地位和英雄形象啊啊。”

要是搁平常,听到小三子这么叽叽喳喳的热闹嚷声,他一定会忍不住抿起嘴角。

“就和我说这些?”玄烨却喉结猛动,开口间的音色阴沉如霜。

玄非隔着电话使劲捣蒜似的点脑袋,

“嗯啦,小弟听凭大神差遣,时刻准备着!”

“……”玄烨又是一顿,突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更不知道电话里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还以为小三子会和他说清楚,也就是最直截了当的……拒绝。

不对,不是以为,是实际上玄非就是这样打算的,在他说有事要和他说的时候,可是为什么突然就改口了?

……

忽然间,胸腔里缓缓的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把他所有的帝王狂傲都打击了,甚至是……难堪的,挫败的。

小三子又装逃兵了。

玄烨心头一窒,仿佛被一只无形的魔爪死死捏紧,他抿着嘴角,苦涩的笑了笑,任眼角的凉意不尽蔓延。

“哥……”电话里的男人又弱弱的喊了一声。

就像那年他背在他的后背上,脑袋抵着肩窝里喊他一样,俨然一个还没长大撒娇要人疼的男孩。

玄烨偏了偏头,眼角扫向已经停下车的车窗外,华丽的霓灯大厦在这座充斥着动荡的城市显得格外刺眼。

一瞬,眸光凌厉。

“再说。”

【 .】,精彩免费!

仿佛有什么破碎了,

“说。”

这么多年的兄弟,有些事情,早就形成默契了。

玄烨再不说话,依然很平稳的呼吸,只是在起伏间变得很沉很沉。

蓦然,整个狭小的车厢里都仿佛被一场罕见的深冬侵袭,空气里的凉意竟生生刺骨,如渗透进了血液里一般。

……

一个字,从电话另一端无比清晰的传过来,宛如一条嗜着剧毒的毒蛇,比当年在老挝雨林里的那群毒蛇蛇群还要残忍厉害,就在他心口的位置上狠狠深咬了一口。

浑身都跟着剧烈一颤。

捏着手机的手甚至攥紧到手背上一根根青筋浮突,好像下一秒就要将手机生生捏爆了似的。

电话两端的静默,越来越浓凉。

一直到电话里沉沉的呼吸突然顿住,玄烨抬手捏了捏微蹙着的眉心,如黑渊般的寒眸里那片疲惫的神色更重。

这么多年都等了,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候,他竟还是觉得有些难堪,眸底浮上几分不耐烦,薄唇微启,

“如果要和我说……”

“烨大大,黎巴嫩那边事情谈完了,去休斯顿的时候叫我一起呗!”就在玄烨开口说话的瞬间,那道无比欢快的声音直接插进来打断了。

笑嘻嘻的撒娇语气听得一清二楚,都能想象出那张万年风骚的妖精脸有多狗腿谄媚。

玄烨却骤然脸色一顿,丝毫没有被电话里的嗷嗷呼声给取悦,蹙着的眉头却更深更紧,有些……错愕。

小三子他……

……

玄非还在自顾自的碎碎念,

“休斯顿那边本来就是我负责的嘛,之前在岛上的时候我就被全家人给深深的鄙视了,我得挽回我作为黑手党教父的尊严地位和英雄形象啊啊。”

要是搁平常,听到小三子这么叽叽喳喳的热闹嚷声,他一定会忍不住抿起嘴角。

“就和我说这些?”玄烨却喉结猛动,开口间的音色阴沉如霜。

玄非隔着电话使劲捣蒜似的点脑袋,

“嗯啦,小弟听凭大神差遣,时刻准备着!”

“……”玄烨又是一顿,突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更不知道电话里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还以为小三子会和他说清楚,也就是最直截了当的……拒绝。

不对,不是以为,是实际上玄非就是这样打算的,在他说有事要和他说的时候,可是为什么突然就改口了?

……

忽然间,胸腔里缓缓的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把他所有的帝王狂傲都打击了,甚至是……难堪的,挫败的。

小三子又装逃兵了。

玄烨心头一窒,仿佛被一只无形的魔爪死死捏紧,他抿着嘴角,苦涩的笑了笑,任眼角的凉意不尽蔓延。

“哥……”电话里的男人又弱弱的喊了一声。

就像那年他背在他的后背上,脑袋抵着肩窝里喊他一样,俨然一个还没长大撒娇要人疼的男孩。

玄烨偏了偏头,眼角扫向已经停下车的车窗外,华丽的霓灯大厦在这座充斥着动荡的城市显得格外刺眼。

一瞬,眸光凌厉。

“再说。”

【 .】,精彩免费!

仿佛有什么破碎了,

“说。”

这么多年的兄弟,有些事情,早就形成默契了。

玄烨再不说话,依然很平稳的呼吸,只是在起伏间变得很沉很沉。

蓦然,整个狭小的车厢里都仿佛被一场罕见的深冬侵袭,空气里的凉意竟生生刺骨,如渗透进了血液里一般。

……

一个字,从电话另一端无比清晰的传过来,宛如一条嗜着剧毒的毒蛇,比当年在老挝雨林里的那群毒蛇蛇群还要残忍厉害,就在他心口的位置上狠狠深咬了一口。

浑身都跟着剧烈一颤。

捏着手机的手甚至攥紧到手背上一根根青筋浮突,好像下一秒就要将手机生生捏爆了似的。

电话两端的静默,越来越浓凉。

一直到电话里沉沉的呼吸突然顿住,玄烨抬手捏了捏微蹙着的眉心,如黑渊般的寒眸里那片疲惫的神色更重。

这么多年都等了,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候,他竟还是觉得有些难堪,眸底浮上几分不耐烦,薄唇微启,

“如果要和我说……”

“烨大大,黎巴嫩那边事情谈完了,去休斯顿的时候叫我一起呗!”就在玄烨开口说话的瞬间,那道无比欢快的声音直接插进来打断了。

笑嘻嘻的撒娇语气听得一清二楚,都能想象出那张万年风骚的妖精脸有多狗腿谄媚。

玄烨却骤然脸色一顿,丝毫没有被电话里的嗷嗷呼声给取悦,蹙着的眉头却更深更紧,有些……错愕。

小三子他……

……

玄非还在自顾自的碎碎念,

“休斯顿那边本来就是我负责的嘛,之前在岛上的时候我就被全家人给深深的鄙视了,我得挽回我作为黑手党教父的尊严地位和英雄形象啊啊。”

要是搁平常,听到小三子这么叽叽喳喳的热闹嚷声,他一定会忍不住抿起嘴角。

“就和我说这些?”玄烨却喉结猛动,开口间的音色阴沉如霜。

玄非隔着电话使劲捣蒜似的点脑袋,

“嗯啦,小弟听凭大神差遣,时刻准备着!”

“……”玄烨又是一顿,突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更不知道电话里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还以为小三子会和他说清楚,也就是最直截了当的……拒绝。

不对,不是以为,是实际上玄非就是这样打算的,在他说有事要和他说的时候,可是为什么突然就改口了?

……

忽然间,胸腔里缓缓的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把他所有的帝王狂傲都打击了,甚至是……难堪的,挫败的。

小三子又装逃兵了。

玄烨心头一窒,仿佛被一只无形的魔爪死死捏紧,他抿着嘴角,苦涩的笑了笑,任眼角的凉意不尽蔓延。

“哥……”电话里的男人又弱弱的喊了一声。

就像那年他背在他的后背上,脑袋抵着肩窝里喊他一样,俨然一个还没长大撒娇要人疼的男孩。

玄烨偏了偏头,眼角扫向已经停下车的车窗外,华丽的霓灯大厦在这座充斥着动荡的城市显得格外刺眼。

一瞬,眸光凌厉。

“再说。”

【 .】,精彩免费!

仿佛有什么破碎了,

“说。”

这么多年的兄弟,有些事情,早就形成默契了。

玄烨再不说话,依然很平稳的呼吸,只是在起伏间变得很沉很沉。

蓦然,整个狭小的车厢里都仿佛被一场罕见的深冬侵袭,空气里的凉意竟生生刺骨,如渗透进了血液里一般。

……

一个字,从电话另一端无比清晰的传过来,宛如一条嗜着剧毒的毒蛇,比当年在老挝雨林里的那群毒蛇蛇群还要残忍厉害,就在他心口的位置上狠狠深咬了一口。

浑身都跟着剧烈一颤。

捏着手机的手甚至攥紧到手背上一根根青筋浮突,好像下一秒就要将手机生生捏爆了似的。

电话两端的静默,越来越浓凉。

一直到电话里沉沉的呼吸突然顿住,玄烨抬手捏了捏微蹙着的眉心,如黑渊般的寒眸里那片疲惫的神色更重。

这么多年都等了,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候,他竟还是觉得有些难堪,眸底浮上几分不耐烦,薄唇微启,

“如果要和我说……”

“烨大大,黎巴嫩那边事情谈完了,去休斯顿的时候叫我一起呗!”就在玄烨开口说话的瞬间,那道无比欢快的声音直接插进来打断了。

笑嘻嘻的撒娇语气听得一清二楚,都能想象出那张万年风骚的妖精脸有多狗腿谄媚。

玄烨却骤然脸色一顿,丝毫没有被电话里的嗷嗷呼声给取悦,蹙着的眉头却更深更紧,有些……错愕。

小三子他……

……

玄非还在自顾自的碎碎念,

“休斯顿那边本来就是我负责的嘛,之前在岛上的时候我就被全家人给深深的鄙视了,我得挽回我作为黑手党教父的尊严地位和英雄形象啊啊。”

要是搁平常,听到小三子这么叽叽喳喳的热闹嚷声,他一定会忍不住抿起嘴角。

“就和我说这些?”玄烨却喉结猛动,开口间的音色阴沉如霜。

玄非隔着电话使劲捣蒜似的点脑袋,

“嗯啦,小弟听凭大神差遣,时刻准备着!”

“……”玄烨又是一顿,突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更不知道电话里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还以为小三子会和他说清楚,也就是最直截了当的……拒绝。

不对,不是以为,是实际上玄非就是这样打算的,在他说有事要和他说的时候,可是为什么突然就改口了?

……

忽然间,胸腔里缓缓的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把他所有的帝王狂傲都打击了,甚至是……难堪的,挫败的。

小三子又装逃兵了。

玄烨心头一窒,仿佛被一只无形的魔爪死死捏紧,他抿着嘴角,苦涩的笑了笑,任眼角的凉意不尽蔓延。

“哥……”电话里的男人又弱弱的喊了一声。

就像那年他背在他的后背上,脑袋抵着肩窝里喊他一样,俨然一个还没长大撒娇要人疼的男孩。

玄烨偏了偏头,眼角扫向已经停下车的车窗外,华丽的霓灯大厦在这座充斥着动荡的城市显得格外刺眼。

一瞬,眸光凌厉。

“再说。”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