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猫咪安装包

未分类

婚期初定,云逸心中自然也是极为期待的,随之更是连之前姜天仲等人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也都给抛到了脑后,在接下来的半天时间中云逸这家伙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就知道坐在原地傻笑,那眉眼间所洋溢而出的幸福直让黑风看了都感觉辣眼。

“他喵的,真是没想到啊!也就是成个婚,小云子竟然就变成了这副德行,那如果他们以后再有俩娃的话这家伙还不得直接原地升天啊!”黑风暗自嘀咕道。

对此就连詹擎二人看向自家师尊的眼神也都变得极为怪异了起来,毕竟不久前还语重心长的对他们说着那些好好修行,磨砺自身之类的话语,这一转头竟然就变成了个只知道傻笑的二呆子,如此之大的落差他们两人显然是有些无法接受的。

因此在陪云逸一起傻笑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忍无可忍的兄弟二人终于起身告退,就此离开城楼开始同涅城之中留守的其他人一起帮云逸准备三日后的大婚。

黑风更是无聊的直接远遁而去回到自己的猫窝主动从自己那些个记名弟子手中抢过兽王尸身开始炼制傀儡。

“小云子这明显就是发春了,本王可得离他远点,若是被传染的话那可真就坏菜了啊!”

相较于那些留守涅城的修士在得知云逸婚期之后欢天喜地的忙碌,云逸这个主人公却是难得的闲了起来,没人顾得上和他打招呼,因为他们都有着各自需要准备的东西,因此也就任由他独自坐在城楼之上一个人继续傻笑去了。

不对,云逸并非独身一人,毕竟在那城头上可还吊着个正在想着静静的周官。

伴随着城下腥风的吹动,周官的身体随之如同钟摆一般来回晃动,不时还会从他口中传出声声叹息,那般哀怨的模样,简直比独守空房的百年怨妇都要更加幽怨。

“嘿嘿嘿……”云逸傻笑连连。

“唉…唉……唉……”周官哀叹不断,他们二人也就此组成了涅城城头之上一副难得的画面。

就这样时间在众人忙碌间缓缓流逝,待到次日傍晚,涅城众人将整座城池都装扮上了最为喜庆的大红色,反观云逸却仍旧坐在那城头之上对着远方天空傻笑。

白嫩少女一袭长裙遮不住性感

詹擎和厉垣拿着从泰安城送来的新郎服,抬头看向自家师尊,终而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你说……咱们师尊这样笑两天该不会把嘴给笑抽筋吧?若是明天娶亲的时候连嘴都合不上那不就坏了么?”厉垣有些担心的说道。

詹擎抬手便是一巴掌抽了过去,“道主境圆满若是把脸笑抽筋了都不能恢复的话,那要这一身道主境修为还有个屁用?”

厉垣赶忙点头,看其姿态显然是对詹擎这个不知什么时候已然成了自己师兄的家伙有些害怕。

“那我们……”

詹擎稍稍沉吟了一下,最后还是毅然决然的走向了城头,毕竟再过几个时辰师尊便要去往泰安城娶亲了,怎么说也要先把自己给好好收拾一番才对嘛!

待二人来到云逸身后,詹擎终于也是顾不得再让云逸继续傻笑,微微躬身,随即抱拳一拜。

“师尊,泰安城那边已然将新衣送来,您看是否要先穿上,毕竟距离您与三位师娘的大大喜之日仅剩不足六个时辰了!”

听詹擎这么一说云逸的笑声瞬间就停了下来,随即更是赶忙起身,一把抓过厉垣手中衣物便手忙脚乱的穿了起来。

片刻之后,焕然一新的云逸便站在了詹擎二人身前,随后却是不等他们说些违心的奉承之语便急忙一步跃下城楼,紧接着更是向着城外极速冲了出去。

“师尊您这是为何?”詹擎高声道。

“不用管我,为师先到外面清洗一下,顺便再打扮打扮……”云逸的身影自远空传来,使得詹擎厉垣二人嘴角忍不住稍稍抽搐了一下。

现在他们甚至都有些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拜错了师门。

深夜子时,云逸尚未归来,天玄子与其三位师兄便率先从泰安城回到了涅城,得知云逸出城打扮自己之后天玄子更是忍不住大笑连连,直说自家这个小徒弟可算是开了窍了。

直至又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将自己打扮得犹如浊世佳公子般的云逸终于回到了涅城,在众人那你一言我一语的调笑中云逸就像是换了个人般从头到尾都在嘿嘿傻笑,好似再没了半点脾气。

待到东方隐隐显露鱼肚白,城中所有人精神顿时为之一振,随后众人更是在云逸的带领下浩浩汤汤的向着城门所在开拔而去。

站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城门正下方,云逸好生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随后抬头看向天边那已然隐隐出现的送亲大军,心中激动振奋之意可谓溢于言表。

有天玄子亲自坐镇,云逸大婚自无人胆敢捣乱,接亲非常顺利,三位顶着红盖头的美娇娘随之也在颜冰等人的搀扶之下缓步走进了涅城那不知多长时间未曾动用过的城主府正堂之中。

将三位新娘接入府中,随之那些来此道贺的众多大人物也都随之登场。

“凌云剑宗宗主凌秋霞恭贺云逸道友大喜!”

“玄罡山山主虚华道人祝贺云逸道友大喜!”

“玉虚殿郑浩渊到到此恭喜云逸道友!”

“灵宫前宫主叶秋英,现任宫主沈凝竹到!”

“乾辕城城主钱通神到!”

……

听着那天空之中不断传出的一个个人物,在场众多修士心神不由得为之一振,毕竟这些人中随便一个拿出来放眼神界那可都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而今日到此竟都是为了云逸这么一个小辈道贺,而且这些人对云逸还都是以平辈相称,如此待遇真可谓是神界难有。

而那高居首位之上的天玄子此时更是笑得整张脸都如同开了花一般,显然对于自己这位关门弟子的大婚在他心中也是极为重要的。

然而就在四位新人准备拜堂的时候,自府外却是再度传出了一个声音。

“天宫宫主(魔尊,兽皇)特到此祝贺天玄子道友爱徒成婚!”

原本热闹非常的大堂瞬时就变得落针可闻……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