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2.pud官网

未分类

两个人一起刷牙,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的两个人,男人高高大大的,女人纤细又温婉,站在一起,一对璧人。

他的眼中有着笑意,眼底一片温柔和期待。

星光也看着镜子里的顾萧墨,看着看着就觉得他温柔的目光一下子变得那么汹涌了。

那里面渐渐地成为了一种野兽之光。

星光立刻吐了牙膏的沫沫,漱口,也不去看他了。

顾萧墨看她垂下眸子,那眼睛都不敢看自己了,瞬间就明白星光害羞了,也看出来了自己对她的渴望。

他也漱口,几乎是同时放下的牙刷和口杯,星光一抬眼,就被顾萧墨给抱起来,他把人整个给抱到了洗手台上,让她坐在旁边干燥的地方,自己站在她面前,低头抵着星光的额头。

星光立刻倒吸了口气。“萧墨。”

“我也想听你叫。”他忽然开口,声音格外的低哑:“之前在家里,被小四听了我们在一起,你就吝啬发出任何声音了。”

星光一愣,也是有点惊讶,的确是从知道小四偷听他们开始,她就很克制了。

再也没有发出声音。

没想到他也注意了,她警察的看着顾萧墨。

可爱黄帽子女孩水嫩白皙脸蛋俏皮写真

他继续低语:“这么克制,我不习惯,也不喜欢,我还是喜欢热情的你。”

“家里有人,我做不到。”星光低语道:“我真的很难做到。”

“没关系,没人听的。”顾萧墨道:“夏夏和荣利川根本顾不得别人,而且他们现在是小别胜新婚,而睿熙在三楼,管家他们不住在这边,自然也听不到。”

“谁说他们不听,刚才你不也是听了夏夏和荣利川吗?”星光还是找到了反驳的理由。

顾萧墨扑哧笑了:“我那不是闲着无聊嘛。”

“那谁知道,谁无聊的时候有没有听我们墙角。”星光还是拒绝答应他。

“那在这里,这里隔着一道门,我觉得可以叫,没人听得到。”他再度试着诱哄,希望星光可以放得开一点。

“不要。”星光摇头,还是拒绝的态度。

“是我不够努力,不够卖力吗?”顾萧墨再度道。

星光一愣,他已经很卖力了。

“感觉很不好吗?”顾萧墨再度问她:“不是医生说了,要你放得开点,你不配合我,怎么放得开?你的激素分泌怎么能够做到正常发挥?”

星光呆了呆,真的没想到顾萧墨会拿这个来说事。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他已经低下头来,亲了亲她的唇,在她唇边低语:“没关系的,深夜了,大家都在休息了,不休息的,也在忙碌着他们的事情。”

“你别这样。”星光低语。

“好,我不这样。”顾萧墨也笑了,然后忽然伸手拿了平板,放在了毛巾架上。

星光呆住,“你,你什么时候带进来的啊?”

“当然是动了这个念头的时候,就准备了。”他打开平板,给她看里面的片子。

星光看的目瞪口呆。

因为,那里面的内容很劲爆,俊男美女,都算是很养眼了。

她看的呼吸都要屏住了。

再看顾萧墨,他在她跟前站定,低头禁锢着她。

星光发现,这个男人一旦是动了这个年头就不会轻易打消的。

他今晚,非要她失控吗?

她不敢看平板了。

顾萧墨发现后,立刻把她的小脸转过来,对上了平板,对星光道:“嗯?看着,跟着他们学。”

“不要。”星光言不由衷的摇头。

“那要不要看陈清韵和别的男人,没有被屏蔽的,你要不要看?”星光一愣,立刻摇头。

她的脸囧的一阵红,怎么好意思看。

顾萧墨低头在她耳边道:“跟你说,我觉得,看他们的,更有趣,有时候,反而有种可以激发出来人的情绪的可能,你要不要看?”

星光立刻摇头。“不要。”

“那学吗?”顾萧墨再度道。

星光吸了口气。“不想学。”

“那就看你熟悉的人是怎么做的。”顾萧墨再度低语。

星光摇头,但是目光却比刚才要勇敢很多了。

尤其是电脑里播放出的声音和画面,都让她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只觉得有些情绪,好像是海潮,奔涌着击打海岸。

她看向顾萧墨,看着他。

他也感觉到了星光的变化,微微一笑道:“怎么了?想通了?”

“你非要我学,我试试吧。”她红着脸,还是跟着学了,她从洗手台上跳了下来,被顾萧墨给推到了那上面坐下来。

而她靠着他,一颗心,已经狂跳不止。

顾萧墨吸了一口冷气,低语道:“星光。”

这丫头不学是不学,可这一学,他瞬间就觉得要崩溃了,竟然招架不了。

星光抬眼看着他,也不退缩。

顾萧墨注视着她的眼睛,看到她眼底好像多了一抹锐光。

他一愣,不由得喊了一声:“星光。”

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呢?

顾萧墨忽然发现,好像该喊的是星光吧?怎么他们之间变了个位置了?

果然,陈星光真的挺腹黑的。

她居然让他不由得一再喊她的名字,而她还玩的不亦乐乎。

后来,顾萧墨再也不想这么下去了,就抱着她,拿着平板,直接回到了外面。

之后,他就没有再客气,给星光最好的。

她也放松了很多,渐渐地,得到了鼓励和放松,也不由得低喊他的名字。

两个人一起面对彼此,再也没有任何的顾虑。

确切说,陈星光应该是被顾萧墨给带领的,完失去了自我意识。

她那一刻,晕乎乎的,却又格外的舒适。

睿熙半夜也没睡,一个人,没什么消耗,半夜也睡不着,起来下楼找点东西喝,在楼梯上,就听到了夏夏和星光的房间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声响。

他一愣,随后摇头失笑。

快速的下楼去了。

很快,再回来,也是步伐飞快。

因为,这声音,确实有点大。

他一个女朋友不在身边的人,听到之后,简直是一种煎熬。

偏偏回到房间里,一看电话,来了个信息。

当然是魏来的信息:我上完课了,忽然想起来,现在在伦敦是夏夏和荣利川,你哥和他女朋友,岂不是现在你落单了?

睿熙看了一眼,心想,可不就是他落单了嘛。

他发过去一个信息:嗯,是啊,我现在当他们的灯炮呢。

魏来回复过来信息:长夜慢慢,你现在是不是很煎熬,睡不着?这个点,你那边应该是半夜吧,你居然给我回复信息,是不是睡不着?

睿熙看了眼信息,也是摇头失笑。

他没有含蓄,打了一段话:特别煎熬,很想要你在身边,如果你在这里,就没时间和精力体力来调侃我了。

他会让她求饶,让她知道他如何疼爱她,如何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看到回复,魏来笑了起来,再度回了个信息:要是实在睡不着,就自己用左右手兄弟吧,我不介意的。

睿熙看到这个回复,哭笑不得,魏来总是能让他这么愉悦,这么无奈。

他犹豫了下,才回复:不用,我还不至于如此,都给你留着。

看到信息,魏来脸红红的,回复道:好好睡吧,期待寒假。

他回复:我真的要睡了,别忘了背诵你的法条。

接到信息,魏来都要哭了。

这男人什么时候都记得提醒不自己,背诵法条。

她也立刻去图书馆,打算去学点,然后查资料,帮荣利川起草合同。

如火如荼的夜晚度过了,第二天一早,星光和顾萧墨去公司继续实习,夏夏要去上课,荣利川亲自驱车送她去上学。

她在里面读书的时候,荣利川就在外面车里等她。

中午时间,顾萧墨接到消息,陈清韵的经纪人文姐定了飞来伦敦的机票,一起的居然还有钟世宇。

顾萧墨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无比错愕。

他立刻告诉了荣利川这个消息。

“钟世宇也来了?”荣利川很是惊讶:“而且还是跟文姐一起来的?”

“两个航班,分开来的,但可以明确一点,他们是约好的,也许是怕人知道,再度形成新的爆炸性新闻。”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