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无限播放免费排行榜

未分类

夜思天拿在手里的衣服都落到了地上。

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像是雕像般。

卓亦青在等,紧张的等着,比当年等天儿的回应还要紧张跟害怕。

足足一盏茶过去了,卓亦青伸出手,轻碰夜思天的肩,“天儿……”

夜思天立即回过身来,后退的躲开了卓亦青的手,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夜思天的反映伤了卓亦青的心。

夜思天冲着卓亦青摇头“我不愿意。”

她可以原谅他犯任何一个错误,唯独他,不要她这一点。

因为,她是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推开卓大哥。她曾经想过,如果笑笑爱的是卓大哥,她会怎么做。

她想了整整一夜,都没有想出来,她到底要怎么做。但是只有一点她很肯定,那就是她不会将卓大哥推开,更不会将卓大哥让给笑笑。

她希望得到的是卓大哥同样的对待,可是没有,卓大哥没有这么做,他推开了自己。

他甚至觉得,自己对他的喜欢,可以转变成沐大哥的喜欢。

朦胧美的正妹梦幻私房照

他从心底里就不相信她,不相信自己对他的喜欢的也是坚定不移的。

卓亦青苦笑的看着夜思天,明明是早就猜到的结果,可为什么心里还是这么的难过。

“卓大哥,我要整理衣服了,你先出去吧。”夜思天说完又继续去整理那几件衣服。

“天儿,我在京城里等你回来,你现在不原谅我也没事,我等你原谅我的一天。你说你不愿意回到以前,那也没关系,大不了我们再重新开始。我爱你,也会一直爱着你。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等你,等你愿意原谅我,愿意再一次相信我,愿意跟我在一起。”卓亦青看着夜思天,“还有,对不起。为我之前那个愚蠢的想法,为我的自以为是。”

卓亦青说完没有得到夜思天回应,他也没有泄气“天儿,我先回去了,明日我来送你。”

夜思天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出了房门,然后慢慢的走远,最后消失。

脚步声消失的一瞬间,夜思天再也强撑不住的瘫软在地。

“那我们,能回到以前吗?”

在听到这话的后,她多想点头,多想答应。

可是她发现,她做不到,她会忍不住想,如果下一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她跟卓大哥重要的人,卓大哥是不是会再一次的推开她。

她爱卓大哥,爱到骨子里,爱到想要跟他成亲,爱到想要生生世世。可是,爱的越深她就越无法原谅他的做法。

或许,有一天她会原谅卓大哥,或许她的心里会一直喜欢着卓大哥,但是,她不会跟卓大哥再在一起了。

第二日一早,夜思天跟笑笑便在一家人的送别下出了京。

这也是她所希望的,希望爹娘跟卓沐两家说时,推辞一天自己离开的时间,她不想那么多人送她离开,不想让大家因为她一个人的事情而费神。

她不过是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而已,等在洛城的呆一段时间,她觉得京城对她来说,不会带给她这么多痛苦的时候,她就回来了。

“这一路上,你们两个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我们不在,你们千万不要惹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样的事情更是做也不要做,听到了吗?”韩靖琪不放心的再三嘱付。

“大哥,这些话,你昨晚就已经跟我们说过了。”夜思天提醒着。

韩靖琪自然知道自己说了很多遍了,只是说再多遍,他的心里仍放心不下。恨不得自己能陪在她们的身边,贴身保护着她们才行。

“大哥,对不起。我带走了天儿,接下来的几个月你就要饱偿相思之苦了。”其实她是不想带天儿一起回去的,只是若连笑笑都不带,爹娘跟大哥二哥便更不会同意她回洛城去了。

韩靖琪看着一边的笑笑,对夜思天说,“没事没事,都说小别胜新婚。我跟笑笑分开一段时间也好,让她知道知道想我的滋味,我天天在她的身边,她体会不到我的重要性。”

夜思天见韩靖琪虽然嘴里这么说着,眼中却都是不舍,心里又觉得有些愧疚。

笑笑回视着韩靖琪,“说的也有道理。”

夜洛寒说“天儿,我想说的大哥都说了,我也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虽然知道你听的也有些多了,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句,千万千万不要……”

“多管闲事。”夜思天拦住夜洛寒的话,接着说完了,“二哥,我知道了。你们就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多管闲事的。要是你们不放心,我发誓,发誓行吗?”

说着夜思天做出发誓的手势“我发誓,跟笑笑回洛城的这一路,我保证不会多管闲事。一件闲事也不管。不对,是半件闲事,我也不管,要是我多管闲事的话,就……”

话还未说完,夜洛寒已经握着她的手,拿开了,“别做这些没用的,你只要好好的记着我们说的话,然后真的做到,我们也就放心了。”

夜思天反握住夜洛寒的“二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的记着,也一定做到。”

韩墨卿不舍的看着夜思天“回洛城散散心也好,你小姨给我回信了,高兴的几夜几夜都睡不着。想着,有她照顾你,应该也能让你长胖一些回来。只是这一路上,一定要注意安。”

夜思天笑看着韩墨卿“娘亲,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注意安的,等到了洛城,我给你写信报平安。一定走最快的官驿,让他们快马加鞭的送到你手里 ,让你知道我们平安,好不好?”

韩墨卿轻敲了下夜思天的头“你就知道跟我耍这些嘴皮子。”

“现在寒冬腊月的,天是一天比一天冷,天儿你跟笑笑一定要注意保暖。马车里给你们放了两床被子,天刚黑你们就不要再赶路了,找个客栈休息了再走。银子我给你们备了很多,缺什么你们就直接买。”雪阡交待着,

夜思天点头,“恩,好的,雪阡姨我知道了。”

最后夜思天看向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夜沧辰,看着他冷着脸,夜思天知道爹心里对她的担心,“对不起爹,这次又是我任性了。”

任性了只想自己回洛城,任性的让这么多人为她担心。

夜沧辰冷冷的出口,“还知道自己任性。”

夜思天却也没有因为他的表情而被吓着,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可是我这么任性,也是爹宠坏的不是吗?所以,就算我任性的坏脾气,也有爹的错。”

听着夜思天的歪理,夜沧辰冷哼了一声,却也不忍再责怪她,只道“若是真遇到什么麻烦了,就找当地的官员帮忙。只要表露出你的身份就可以了。”

夜思天点头“恩,好的,我一定会的。爹,娘,大哥,二哥,雪阡姨,时候也不早了,我该出了发了。冬天昼短,若是再不出发只怕走不了多远就要天黑了。”

“那就早点出发吧。”夜沧辰说。

夜思天跟笑笑上了马车,掀开了窗帘向外面的几人挥着手,“回去吧,我一定会平安到达洛城的。”

韩墨卿向前连走了两步,“早点回来。”

“恩,会的。”

看着马车越来越远,韩墨卿再也忍不住的靠在夜沧辰的肩上落下了眼泪,“天儿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的身边呢。”

“早有一天,她是要离开我们的,我们也是要离开她的,就当做先体验一下。”夜沧辰拥着韩墨卿安抚的说“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几人回身向马车走去,韩靖琪说“等明日蒋姨跟姑姑发现天儿已经走了,只怕要生气了。”

走了几步,夜洛寒道,“反正不是我告诉她们,天儿明天走的。”

韩靖琪闻声说了句,“也不是我。”

听到两人的声音,走在前面的韩墨卿回过头来看着两个“你们两人这是什么意思?”

夜洛寒缩了缩脖子,“好冷,我要快些去马车上,再站会都要冻生病了。”

韩靖琪忙跟在他的身后“等等我,我也要被冻坏了。”

看着两人逃开的人,韩墨卿看着一边的夜沧辰,“看看你的两个儿子,切开来,里面是黑的!”

这是想让她一个人被骂?想的美,明天早上谁也别想给我出门,要被骂就一起被骂。

“韩墨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天儿居然明天已经走了?而你居然还不告诉我们?”夜云岚一肚子怒火看的韩墨卿“你居然都不让我们送一下天儿?”

想着自己从府里给天儿带来的东西也给不了她了,夜云岚心里的那股怒火就更重了。

韩墨卿有些委屈道“是天儿不想让你们送的,她说她不过是回去小住一段时间,不想弄的太兴师动重。”

这个该死的夜洛寒跟韩靖琪!居然一大早天还没亮就给我偷偷的跑了,这会只剩下她一个人被骂!

对了,她的好夫君,居然也跟着跑了!

“她说,她说都是她说,天儿是个孩子你也是个孩子吗?什么都宠着她,依着她,她要一个人回洛城你也同意,现在不让你告诉我们她什么时候离开你也同意。你这个做娘的怎么什么都听叫你娘的?”夜云岚是真的生气了,天儿一个孩子跟着笑笑就两个人,带着个马夫居然就这么回洛城去了。

这一路路途摇远的,他们就一点也担心吗?

蒋蕴柔看着韩墨卿,她又哪里不担心呢,只是天儿想回去,她又怎么可以拦得住。

“算了,人都已经离开了,你再发火有什么用的呢。至于你带来的那些东西,等天儿回来再给她就是了。”蒋蕴柔劝道。

夜云岚当然知道发再多的火也是没用的,可是心里仍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发火。本来她就不同意,让两个孩子自己回去,这会连让她送人的机会都没给。

夜云岚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一个人生着闷气。

蒋蕴柔看了眼夜云岚,然后看向一边的韩墨卿,对她眼神示意。

韩墨卿道,“夜先生,你就不要生气了。其实你对天儿的关心我又哪里不知道呢,你们两个人一大早就带着大包小包的来,也不过是因为担心她这一路吃不好,穿不暖的而已。只是,天儿她已经十八了,想想我们当年十九的时候,别说是一个人去洛城了,就是一个人去别的国家,都没事。天儿是我跟沧辰的孩子,你们应该相信她,她也跟当年的我们一样棒。我们十八岁时能做的事情,她也一样能做。”

“可是她跟我们那时候不一样。”天儿小时候生活的环境就简单,又有这么多人疼着宠着的,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什么事情。

“没什么不一样的,我们以前在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的时候又哪里知道我们能做到。只有真的遇到了,尝试了才知道我们是可以的。”韩墨卿说,“说到底,还是我们应该相信天儿。”

夜云岚瞪眼韩墨卿“反正我说不过你,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蒋蕴柔也出声道,“其实我觉得墨卿说的也有道理,我们应该相信天儿才对。仔细想想,我们从小宠着她,捧着她,事事都为她安排的井井有条,没有让她一个人处理过事情,我们就一直觉得,她还小,还不能处理。其实只是我们从来没有给过她处理事情的机会而已。”

夜云岚看着两人,“你们两个人都说的这么好听,我要是再多说什么倒显得我很无理取闹一样了。”

韩墨卿讨好的笑道,“怎么可能呢,我们都知道,夜先生你只是关心天儿而已。”

“你别跟我笑,不告诉我天儿是昨天离开的这件事,我是会记着的。”说完她忍不住感慨道,“不过你们两个人说的话倒也对,我们是该对天试着放些手了,毕竟以后,她也是要离开我们的。”

“是啊,孩子长大了,都是要离开的。”

蒋蕴柔看着两人道,“你们都别这副模样好不好,弄的好像我们已经七老八十一样。孩子大了不是挺好的嘛,他们大了,我们也就不用再操心他们的事情了,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了。我现在就有些羡慕你们,孩子都不用操心,不像我,又给自己生了个麻烦。”

Tagged